您现在的位置是:湖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> 湖州原创 > 湖州消防员亮相《一封家书》满是歉意的200多字直戳泪点

湖州消防员亮相《一封家书》满是歉意的200多字直戳泪点

浙江在线3月4日讯(浙江在线记者 记者 罗瑞斌 通讯员 顾佳蓓)最近,一档文化情感类短视频节目《一封家书》火了,第二季首期片尾播出了湖州消防员冯怀松的一封家信,感动了无数网友。近日,记者在湖州消防支队开发区消防大队凤凰中队见到了冯怀松。  

落笔之前,写一封家书,在冯怀松眼里,是件容易的事情,然而付诸文字,却感到意外的“艰涩”。从提笔忘字,到下笔千言,又弃稿重写,最后却戛然收尾。前后一个半小时,终于凝结成一封200余字的家书。

写到后来,冯怀松实在不想写下去了,因为满满的委屈和愧疚让他难以下笔。“刚开始写了很多琐碎的事情,觉得不对,重写后越写越想哭,所以草草结了尾。”冯怀松说,“我不是个好儿子,也不是个合格丈夫,家书里只能说对不起。”

湖州消防战士冯怀松

10年没有回家过年

“今年又不能回去陪你们过年了,我感觉很对不起你们。”家书正文的第一句,便是满满的歉意。冯怀松说,这句话已经讲了10次了,一年一次。

1992年出生的冯怀松是山东聊城人,他在18岁那年参了军,进入消防部队,不久便到湖州服役,在湖州一干就是10年。“消防不同于其他行业,越是节假日,越要全员在岗在位,严阵以待,所以回家过年是不可能的。”冯怀松说,部队里流传一句话“别人过年,我们过关”,他说:“冬天干燥,外加取暖、用火等频繁,更容易发生火灾,所以我们压力有些大。”

休假也是严格按照规定行事。刚入伍的头两年,冯怀松没有回过家,如今一年也只有30天的假期。每周,冯怀松会电话联系父母两到三次,一聊就半个多小时。

有这么多话聊吗?其实,刚开始和父母打电话时,冯怀松也觉得没有过多要说的。“我爸妈很爱听我在部队里的事情,我就说给他们听。”冯怀松发现,只要和自己有关的事,无论巨细,枯燥与否,父母在电话那头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。“我知道,他们实在是太想念我了,所以我的一切,他们都想知道。”

冯怀松开玩笑说,他打电话是要“看时辰”的,一般选择在晚上8点左右,因为这个时间段父母爱“胡思乱想”。“老家在农村,白天父母要干农活,到了晚上8点左右,空下来了,老两口就要谈论我了,这时候去一个电话,可以说正是时候。”

前两年,冯怀松回老家,给家里装了无线网络,并给父亲买了智能手机,于是视频聊天成了冯怀松又一种“尽孝”的方式。

冯怀松写给父母和妻子的信。

从未被戳穿的“谎言”

和父母讲到出任务的经过,冯怀松基本都是一两句带过,不是“今天的火很容易扑灭”,就是“在火场没有感到一点危险”。这种“谎言”,父母从未和他纠缠。

父母的确很好“骗”。有一次,妈妈在新闻里看到有消防员在灭火时受了重伤,连忙打电话过来。冯怀松答道:“妈妈,我这边基本遇不到大火,特别安全。”

谎言终究是谎言。2011年一次灭火过程中,火场里的一只煤气罐突然爆炸,把旁边的一辆摩托车炸飞,直接把一名战友砸倒在地。一根被炸飞的木桩从另一名战友的眼前飞过。而当时,冯怀松离煤气罐只有20多米。

他知道,父母哪里会相信自己从没有遇到过危险,他们只是用最大的努力支持自己的工作,不想让儿子看到他们担心罢了。

“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理解,请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,你们不用担心了。”在家书里,冯怀松含泪写下了这一句。

冯怀松在工作。

“有空陪你”说了无数次

去年12月,冯怀松结婚了。谈到妻子李苏潼,他一脸幸福。

从2015年相恋以来,冯怀松说,他始终是不合格的,还经常放她鸽子。“我每个月休息2天,答应她的很多事情,因为种种原因也无法兑现。”

准备结婚的那段时间,选择婚礼地点、买婚纱礼服、订酒席菜单、找婚庆公司、通知亲友等等,都是李苏潼一人完成的。“我只是做了两件事,一是拍婚纱照时露了脸,二是婚礼上现了身。”冯怀松说,婚假只有10天,来回花在路上就得2天。

婚后,李苏潼也来到了湖州,与冯怀松筑了爱巢,但是家里的事情他还是一点照顾不到。“她有时候也嘟囔,找了我有啥用。”冯怀松说,每到这时,他就不断附和,认错态度极好。

妻子越是理解,冯怀松越是歉疚,他也给妻子写了一封信,信中说:“等我有空了,我一定多多陪你,虽然这句话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……”